最新消息Press Release



2018,11月10日飛行模擬vs3D正顎手術模擬

《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另類觀點: 如果手術醫師能夠提前得知即將面臨的情況、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且能多次練習及模擬,這或許這是銘妍診所把手術醫師親自執行 3D 正顎手術模擬計畫作為常規的重要價值之一

2009年1月15日,薩利機長(Chesley Burnett Sullenberger )所駕駛全美航空 1549 號班機,在 2818 英呎的高空穿越一群加拿大雁,由於雁子被吸入引擎,導致飛機兩具引擎故障,他卻能將這重達 66 噸雙發動機均失效的 A320 空中巴士成功的迫降在哈德遜河上,機上15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均生還。這是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所描述的事蹟。
毋庸置疑的,綜合所有因素,這位機長當時做了最正確的判斷與決定,以其優異的飛行經驗和駕駛技術,成功的完成了這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失去動力的飛機、飛行高度極為有限及過往飛機降落水面的失敗經驗)。
在這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另類觀點,是在事發後的模擬飛行裡,顯示除了降落水面這難度極高的選項裡,其實是“有可能?”把飛機飛回機場的,當時的紐約終端雷達控制(塔台)的航空交通管制派屈克·哈爾騰(Patrick Harten)給予返回拉瓜地亞機場以及在紐澤西州的泰特伯勒機場降落的建議。
這裡提出的另類觀點目的並不是要挑戰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在事故調查報告中的總結:「在事故期間,飛行機組人員的專業水準和他們優秀的團隊合作,使得他們對飛機的控制達到在這種情況下最優異的表現,也做出在迫降的過程裡最低傷亡的飛行決策」這件事。
19. The professionalism of the flight crewmembers and their excellent crew resource management during the accident sequence contributed to their ability to maintain control of the airplane, configure it to the extent possible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and fly an approach that increased the survivability of the impact.
在事發當時,並沒有類似的事件告訴飛行員在飛機完全失去引擎推力時應如何緊急處置的指示,當正常“人”的因素被考慮進去的時候,從當下的心理衝擊,立即儘可能完成必要的安全檢查程序,到臨場反應做出決策,其實是需要超乎常人的冷靜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而這反應時間的長短也直接影響了安全降落的成功與否。
在迫降之後的幾個月,法國大概統計出了 20 幾筆緊急模擬資料,其中有 4 筆是能成功讓飛機飛回機場的,而之所以能夠成功,其實是因為這些模擬的駕駛員提前得知即將面臨的情況、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且能多次練習及模擬。因此當在後續飛行模擬中僅僅加入了35秒的應變時間,安全飛回機場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正顎手術的計畫擬定,拜 Cone-Beam CT 及平價高速運算效能電腦的普及,從傳統的 2D 演變為 3D,配合臉部軟組織可能伴隨的改變,使得正顎手術術前計畫,也進入模擬手術的階段,相較於飛行模擬,3D 正顎手術模擬或許還處在初期階段,但是可預見的是不久的將來,更精確複雜的手術模擬,將會變成這們治療的必備要件和標準程序。
2009年1月15日,薩利機長(Chesley Burnett Sullenberger )所駕駛全美航空 1549 號班機,在 2818 英呎的高空穿越一群加拿大雁,由於雁子被吸入引擎,導致飛機兩具引擎故障,他卻能將這重達 66 噸雙發動機均失效的 A320 空中巴士成功的迫降在哈德遜河上,機上155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均生還。這是改編自真實事件的電影《薩利機長:哈德遜奇蹟》所描述的事蹟。

毋庸置疑的,綜合所有因素,這位機長當時做了最正確的判斷與決定,以其優異的飛行經驗和駕駛技術,成功的完成了這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失去動力的飛機、飛行高度極為有限及過往飛機降落水面的失敗經驗)。

在這裡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另類觀點,是在事發後的模擬飛行裡,顯示除了降落水面這難度極高的選項裡,其實是“有可能?”把飛機飛回機場的,當時的紐約終端雷達控制(塔台)的航空交通管制派屈克·哈爾騰(Patrick Harten)給予返回拉瓜地亞機場以及在紐澤西州的泰特伯勒機場降落的建議。

這裡提出的另類觀點目的並不是要挑戰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在事故調查報告中的總結:「在事故期間,飛行機組人員的專業水準和他們優秀的團隊合作,使得他們對飛機的控制達到在這種情況下最優異的表現,也做出在迫降的過程裡最低傷亡的飛行決策」這件事。

19. The professionalism of the flight crewmembers and their excellent crew resource management during the accident sequence contributed to their ability to maintain control of the airplane, configure it to the extent possible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and fly an approach that increased the survivability of the impact.

在事發當時,並沒有類似的事件告訴飛行員在飛機完全失去引擎推力時應如何緊急處置的指示,當正常“人”的因素被考慮進去的時候,從當下的心理衝擊,立即儘可能完成必要的安全檢查程序,到臨場反應做出決策,其實是需要超乎常人的冷靜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而這反應時間的長短也直接影響了安全降落的成功與否。

在迫降之後的幾個月,法國大概統計出了 20 幾筆緊急模擬資料,其中有 4 筆是能成功讓飛機飛回機場的,而之所以能夠成功,其實是因為這些模擬的駕駛員提前得知即將面臨的情況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能多次練習及模擬。因此當在後續飛行模擬中僅僅加入了35秒的應變時間,安全飛回機場的可能性就不存在了。

正顎手術的計畫擬定,拜 Cone-Beam CT 及平價高速運算效能電腦的普及,從傳統的 2D 演變為 3D,配合臉部軟組織可能伴隨的改變,使得正顎手術術前計畫,也進入模擬手術的階段,相較於飛行模擬,3D 正顎手術模擬或許還處在初期階段,但是可預見的是不久的將來,更精確複雜的手術模擬,將會變成這們治療的必備要件和標準程序。


從2009年1月15日的這個事件來思考正顎手術模擬,如果手術醫師能夠提前得知即將面臨的情況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能多次練習及模擬,這或許這是銘妍診所把手術醫師親自執行 3D 正顎手術模擬計畫作為常規的重要價值之一,或許有可能可以讓我們的表現更向前邁進一步。

如同這位機長所說:"我們需要竭盡所能每一次做正確的事,並且要做到最好,因為我們不知道在我們生命的那一刻要接受評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