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觀點Physician Perspectives



正向的態度 良性的競爭

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

網路上的一些關於我的言論,本不予理會。近日因前來諮詢的患者主動提及詢問此事,偷閒片刻,反覆思索,寫下我的感想,與個位分享,名為『正向的態度 良性的競爭』。
有不知名的留言者,在網路上談及有關我個人也從事了除了正顎手術與削骨手術等顏面骨以外的其他整形手術,暗指可能沒有某位醫師強調只做顏面骨相關手術,在這個領域上不夠專門...等等負面評論。

緣起:有不知名的留言者,在網路上談及有關我個人也從事了除了正顎手術與削骨手術等顏面骨以外的其他整形手術,暗指可能沒有某位醫師強調只做顏面骨相關手術,在這個領域上來得不夠專門...等等負面評論。

網路上的一些關於我的言論,本不予理會。近日因前來諮詢的患者主動提及詢問此事,偷閒片刻,反覆思索,寫下我的感想,與各位分享,名為『正向的態度 良性的競爭』

有關正顎手術

從事正顎手術的醫師,主要有兩大不同的出身背景。

口腔顎面外科醫師(Oral & Maxillofacial Surgeons)是其一,在學習的過程他們的出身是牙醫學系(Dental Medicine),畢業取得專業證照(DDS, Doctor of Dental Science)後,進入教學醫院才細分科出如矯正、植牙、牙周病...等次專科,而口腔顎面外科醫師正是其中的一個次專科,完成含一般牙醫訓練在內共五年的住院醫師,通過該學會的專科甄審後,取得口腔顎面專科醫師證照。

而我,是整形外科醫師,在學習的過程出身醫學系,畢業取得專業證書(MD, Medicinæ Doctor, Doctor of Medicine)後,進入教學醫院分出內科、外科、婦產科、兒科、麻醉科、皮膚科、耳鼻喉科..等,而外科又分為一般外科、心臟外科、整形外科、骨科、腦神經外科...等等,整形外科完成含一般外科訓練在內共六年的住院醫師,通過學會的專科甄審,取得整形外科專科醫師執照。我之後進入顱顏外科繼續精進,專門從事顱顏面的整形及重建工作,顏面骨折重建、先天顱顏畸形治療或治療戽斗、暴牙、歪臉...等的正顎手術,或是臉形雕塑的削骨手術,也就包含在內。其他歐美國家的情況大致是如此,雖有些國家或地區甚至有雙學位(MD 加上 DDS)的要求,在台灣目前就我所知,並沒有這樣的例子。

評論哪一個出身對正顎手術的專精程度,是沒有意義的。醫療上,不同的科別從事同一個領域的手術或治療,並不罕見。比如說頭頸部腫瘤的切除與重建,耳鼻喉科、口腔顎面外科和整型外科都同時有醫師在做這樣的手術,有時候還為了增進治療的成效,跨科合作也是常事,我出身的長庚醫院就是一個例子。還有比如說手外科,骨科醫師或整形外科也是一起從事這樣的專業,在台灣還一起共組手外科醫學會。我也曾在2008年9月赴中國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與口腔頜面外科做正顎手術於學術及技術上的交流,示範了兩例正顎手術

We Are What We Learn & Will Be What We Are Learning

不同的出身,不同的學習環境,當然會造就出不同的才幹與見解,但是學習本身是持續的,並不是一種限制或框架,也就是這樣,在那些從事同一領域治療的不同科醫師,各有佼佼者,甚至互相輝映。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如時空差距這種貴古賤今的觀念都可以破除,自我期許的正向態度才更是行醫者要秉持的,這樣的心態與自我惕厲,正和『完美』應該是不斷追求卓越的盡心盡力有異曲同功之意。

良性的競爭,才是求診者之福

所以,我出身整形外科,而正顎手術是我熱愛的一門手術,也一定要把它做到好還要更好的追求卓越之路前進,但從事正顎和削骨...等顏面骨以外的整形手術,其實不足為奇,因為那是我專業學習中的一部份;相同的,從事正顎手術的口腔顎面外科醫師,也同時處理植牙或牙齒相關手術,那也是專業學習的一部份,我們也時常在從事正顎手術的當下,順手完成幫患者拔除不需保留的智齒或是其他牙齒的舉手之便。

學習的過程中,有些後來用不上的知識或技藝,會逐漸淡忘,以為是沒用的知識,其實對於思考訓練竟有潛移默化的幫助;有些原本看似不相干的領域,竟能給與互相的啓發,產生心領神會,豁然貫通的喜悅。擁有專精領域外的不同才能,或甚至專精多項領域,應給與肯定,而非貶抑。

秉持這樣的態度,抱持永遠都不夠好的心態持續進步,才是求診者的最大利益

醫師朱泳銘

Top